您当前的位置:

 首页 > 视频中心 > 正文

坎子山的脊梁

时间:2020-04-26 15:29:46    来源:郧西县委组织部    作者:    点击

魏登殿,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湖北口回族乡坎子山村支部书记。十堰最美村官,湖北省道德模范,中国共产党第“十八大”“十九代表。

 

坎子山村,位于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西北角上,这里平均海拔1500多米

代金波采访:我们这坎子山原来是不通(公)路的,1980年以前是没有(公)路的,下一趟街基本上(来回)就得四五个小时。

能够有一条通村路,是祖祖辈辈坎子山人的梦想。

1975年,21岁的魏登殿退伍回到坎子山村,当选为坎子山村党支部书记。

上任伊始,魏登殿觉得,就是拼了命也要把路修通。

魏登殿采访:我们修这条路有多种原因,一个是老百姓的物资,就是再有好的东西不能出去,再有老百姓需要的东西不能回来,老百姓肩挑背驮太难了。

坎子山四周都是悬崖峭壁,想修一条下山的公路谈何容易。当时没有大型机械,没有资金,村民们只能望山兴叹。

魏登殿清楚的记得,1980年,他去郧阳地区行署申请修公路的情景。

魏登殿采访:当时背着这个火烧馍,为什么去了以后,一个是没有钱,住店一晚上就5毛钱,为什么说没钱呢,我们那个时候1个劳动力,劳动1天只有1毛7分钱。

从坎子山到郧阳地区行署,一个来回趟,光在路上就要足足的两天,一趟不行,就两趟三趟,功夫不负有心人,坎子山修路资金3万元终于弄回来了。

放炮现场:

寇文学采访:全村的人全都去,不管男女老少,只要是能动的都去了,就为修这个路。

当时那个路真修的可苦,早晨基本上就是书记天不亮就到工地了,那时候放炮,炸药特别危险,当时都不会放,都是老书记亲手放的。

魏登志采访:他(魏登殿)积极的很,带头干,人家不像那光指挥,你干你干。他先带头干。

没有机械设备,魏登殿带领村民一钎一钎的凿,一块一块的搬,靠着双手和肩膀,在悬崖峭壁间一天向前推进几米远。

交通局采访:人力投入比较大,因为他机械不能进场,相应的带来了施工周期比较长。非常艰苦,基本上就是人套个绳子在空中,空中作业。

经过11个多月的奋战,坎子山修通了第一条,通往山下的4.5公里的砂石路。

代金波采访:路修通了就基本上打通了命脉一样。路一修通你像我们这的土特产卖着也方便了。

坎子山村方圆15.5平方公里,只有1300多亩耕地,耕地很分散,村民居住的也非常分散。一条4.5公里的通村砂石路,并没有彻底解决坎子山肩挑背驮的现状。

魏登殿觉得,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,必须把公路修到每一户村民的家门口。

交通局采访:当地的老百姓和他(魏登殿)修路的积极性比较高,他就多次找到交通部门汇报。

随着各级政府对公路建设扶持力度加大,通过全村群众的艰苦努力,坎子山通村的挂壁公路从3米加宽到6米,通组路达到100%、通户路达到90%。

代金波采访:我们这农用车,轿车、摩托车,我们村的机动车应该是达到90%以上了。

家家有车了。

魏登殿采访:(现在)基本上全村水泥路是12公里,砂石路17公里。这个路基本上全覆盖。

 

画面:农户去水窖打水的镜头。

这个水窖是坎子山村修建的第一批水窖,虽然只有30个立方,但是它能够保障一户村民,一年的人畜饮水。而在上个世纪70年代,坎子山的大部分村民吃水非常困难。

代金波采访:根本就没有水源,那时候吃的什么水,说了你都不相信,那时候吃的什么水,就是现在我们望的那个,那个麻氹。

坎子山山体属于喀斯特地貌,全村范围内没有一条河流,石漠化程度高,满山的石头,就算下雨也存不住。为了解决这一难题,魏登殿想到了各家各户建水窖。

魏登殿采访:我说我们这是喀斯特地貌,能不能搞水窖。挖深点,用水泥修起来,所以我们就利用了县里能源办的一个项目。老百姓一户搞一个水窖,给一袋水泥。

县里的能源办给批了水泥,可是光有水泥也修不了水窖,因为还需要大量的沙子。当时村里的公路还没有通,靠人力把水泥和沙子背上山,工程量太大。

为了节省人力成本,魏登殿和村民发明了一个土办法,解决了就近取沙的问题。

魏登殿采访:我们就用岩砂石,用手磨子给它推。这种岩砂石跟现在这个石头不一样,它比较松,比较亮,推完以后,再用水一洗当沙子用。

1979年开始,3年时间里,在魏登殿的带领下,全村修建了110口水窖,实现了每户1口水窖。

魏登殿同期:坎子山这个地方,有水源的点,大概有3个点。这个是常年流,可以供应到90多户270多人。

2010年开始,坎子山村又修建了8个大型水窖,总容积达到2400立方米。把坎子山村仅有的3处泉眼里的水源引入大水窖,通过管道为易地搬迁安置点集中供水。

画面:村民打开自来水,洗菜、洗脸等。

 

这几张90年代的旧发票和账本,魏登殿保存了20多年。每当翻看这些旧发票的时候,都让他想起92年为村里架电的情景。

代金波采访:92年以前,家家户户都点的是煤油灯。我小时候煤油都非常紧缺,每家给你发的有计划有指标,一个月不让你超过1斤油。你超过1斤,供销社没有油了,半个月你把一斤油点完了,还有半个月你就要黑灯瞎火。

1992年,离坎子山最近的陕西省镇安县米粮镇风景村通电了,看着邻村电灯亮堂堂的,魏登殿就想着与镇安县协商,把电接到坎子山上来。

经过协商和测算,坎子山通电至少需要11万元。而村集体只有4万元,这就意味全体村民要承担7万元的借贷。魏登殿担心村民难以接受,就召开了一个村民大会,没想到得到村民的全力支持。

代金波采访:架电魏书记可是相当的辛苦,肩膀都磨破,背瓷瓶,拉电线他都是一马当先,带头干。早上天不等亮就招呼老百姓,快上工了,拉电线、抬电线杆了,老百姓一心一意的想通电,也都非常的支持。

1993年,坎子山村正式通电了,从此坎子山彻底告别了点煤油灯的时代。村里条件比较好的家庭还买了录音机、电视机等家用电器。

正在大家都在为通电而感到开心的时候,几个村民的背后议论让魏登殿高兴不起来。

魏登殿爱人:他不在家里,有些百姓在我跟前冷言冷语说,说他贪污了。我说他贪污了你去告嘛。你到政府去告嘛。

作为村党支部书记的魏登殿,心里很清楚,自己没有贪污。于是他请求乡政府派调查组来调查,经过调查,并在全村大会上公布了调查结果——魏登是清白的,是干净的。可是,魏登殿认为,这些报销的发票中烟不是必要开支,是可以省下来的。就是从那天起,魏登殿把抽了19年的烟戒了。

魏登殿采访:也就是现在目前,习总书记讲,从严治党,我办事,办事干净,干净办事。

 

(画面:魏登殿北京开会的现场,应该找的到)

2012年,魏登殿当选为中国共产党“十八大”党代表,他把坎子山的特产带到了北京。这次北京之行,让魏登殿开了眼界。也是从那时候起,他开始谋划新时代坎子山的发展规划。

如今坎子山形成了一种、二养、三加工、四旅游、五长效产业的布局。成立了高山蔬菜种植和牛羊养殖两个专业合作社,解决了农户的种养殖产品销售的难题。新建了玉米加工包装厂,让坎子山出产的高山玉米提高了销售附加值。正在培育的300亩枸杞子和5000亩华山松经济林,为坎子山村的长远发展提供了动力。

2017年,坎子山实现了党中央要求的“两不愁、三保障”扶贫工作目标。坎子山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271元,在全县率先实现脱贫。也是这一年,魏登殿又当选为中国共产党“十九大”代表。

魏登殿采访:2012年,我参加十八大期间,我带的原生态的(土特产),十九大期间我带的深加工产品,一是把牛羊肉加工成品,二是玉米包谷加工成品。

2019年,是魏登殿担任坎子山村党支部书记的第44个年头,四十多年如一日,他尽职尽责。可是对于自己的家庭,魏登殿却有太多的亏欠。

马胜英采访: 家里一点都顾不上,农村嘛,你不种点地,你咋生活呢。那时候娃也小,都是我一个人领大。

因为妻子的身体也不太好,魏登殿白天忙完村里的工作,经常在晚上还要去地里干农活。

魏登殿采访:原来我13亩土地就是,点个马灯,打个手电,背包谷、背土豆。所以现在就是,干好每一件事,不牺牲自己的一切是办不成的。

2018年12月15日,又把我换届,这一届的村支部书记,一届就是五年,这个五年,再苦、再累、再大的困难,必须要坚持下来,一个革命战士,一个共产党员要站好最后一班岗。

44年的呕心沥血,44年的负重前行,魏登殿把自己的青春默默地奉献给了他深爱的这片土地。他用艰苦奋斗的作风,一心为民的情怀,一身正气的情操,对党忠诚的品质,在坎子山上铸就钢铁般的脊梁,竖起了一面鲜红的旗帜。